当前位置:主页 > 178178eu聚宝盆 >
渣打银行:正提高“一带一路”清洁能源、可持续能源项目比重
发布日期:2019-11-01 10:29   来源:未知   阅读:

  “一带一路”沿线个国家,总投资达数万亿元,吸引国内外资本和产业巨头。 渣打银行超过75%的足迹属于“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和地区。

  据海关总署最新数据,2019年前三季度,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合作潜力持续释放。 渣打银行(中国)总行副行长、董事总经理鲁静于10月17日在京接受包括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该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业务增长远高于海关总署发布数据。

  除了颇具规模的基础建设投资外,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服务输出成为新的亮点,包括金融服务、生物医药等业态都在进入。鲁静表示,渣打银行本身也在进行更全面、可持续发展的融资,这其中包括在支持清洁能源、可持续能源方面加重比例等。 鲁静表示,中资公司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参与程度非常高,中国的一部分产业正在从中国市场转移到其他市场上去,不仅越来越积极,而且越来越专业。“一带一路”项目一直存在风险问题,比如有当地的国家风险、法律风险、汇率风险、文化适应性等问题。但目前,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都越来越理性,倚重包括渣打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做前期的分析与布局。 “一带一路”沿线大多是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市场成熟度不高,且国情差异巨大,项目运营过程中会面临基础设施不完备、政治动荡和民众接受度等系列风险。渣打银行在中国有160多年的历史,在非洲也有150多年的悠久历史,对这两个市场的互联互通有着其独到的理解。

  鲁静拿肯尼亚举例称,肯尼亚希望自己成为东非的门户,要达到这个目标就需要能够让物流通过肯尼亚进入到非洲。而中国走过这条路,通过先修路和修建基础设施实现了互联互通,物流发展起来后就带来了贸易与资金流,整个服务业就会被带动起来。同时,中资企业在参与肯尼亚实现东非门户的梦想中,也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渣打银行非洲地区高级副主席Bola Adesola介绍称,西非的很多港口货物堆积的现象较为严重,尤其是很多来自中国的进口。近来渣打银行与中国进出口银行签了一个20亿美元的项目,就是尼日利亚港口的改造工作。

  Adesola指出,这个项目已经开工了,完成之后会极大促进双边的贸易。但她也强调, 如何处理非洲国家独有的风险,是渣打银行一直非常关注的问题,比如政策风险、合同履行、营商环境和监管的风险,以及监管政策变化会对中国企业的影响。还有治理方面的风险,中国公司进入市场之后去注册、登记等方面的风险。还有是地缘政治的风险,就是安全问题,很多非洲国家有这样的问题需要解决。最后是外汇和货币风险的方面。

  2017年12月,在北京举行的第九届中英经济财经对话期间,渣打银行宣布目标于2020年底前参与至少200亿美元的“一带一路”相关项目,协助提供融资。2018年,渣打银行与合作伙伴一起参与近100个“一带一路”相关项目,项目金额总值超过200亿美元,50%以上项目涉及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主要位于非洲和南亚国家,其次是能源、水及废物处理项目。 此外,渣打银行企业及金融机构客户部跨国企业非洲地区董事总经理Tejinder Singh特别留意到金融服务数字化引发的广泛兴趣。“在数字经济方面,很多非洲国家已经通过移动支付、移动钱包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他以非洲国家为例介绍称,非洲一些金融科技的公司正在同来自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运营开发商推进很多项目。 鲁静表示,“一带一路”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能源、资源类的投资,第二阶段是路、桥、港口、码头等基础设施。当前正处于2.5阶段,第三阶段是制造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去,同时也包括服务业,除了能源、基础设施、生产建设,现在金融和生物医药类行业也都慢慢地进入进来。在全球,比如在伦敦和各个地区设立的服务中国企业的团队,总体来协调指挥。 Singh 介绍了肯尼亚的例子,之前内罗毕和蒙巴萨的道路情况不会,所以蒙巴萨主要定位为吸引海外游客。铁路开通后,首都附近的内陆居民也有机会去海港地区旅游,现在4.5小时便可到达。对于当地海滨城市的旅游业和整个经济的发展,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因为基础设施的加强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2016年,渣打银行成立了“一带一路”执行办公室,常设机构位于上海,负责集中整合集团资源,协调集团内所有与“一带一路”相关的工作。 鲁静称,在香港渣打银行面向大中华区还有一个China opening team,像大湾区、上海自贸区、人民币国际化、债券通等热点问题,都会通过这个团队进行统一的协调和管理。

  今年以来,取消QFII和RQFII额度限制、取消券商等外资股比限制时点明确、进一步放宽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的准入条件、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一系列金融开放大招背后有着诸多值得关注的信号。这对外资行和“一带一路”上的金融业务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鲁静认为,取消外资金融机构的股比限制以及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举措,受到外国投资者很大的欢迎,看到很多“一带一路”,尤其是主权国家通过“债券通”或是银行间市场进入到中国的资本市场,尤其是债券市场,大家的参与感越来越强。

上一篇:丝路国际电影节搭建“一带一路”文化之桥
下一篇:“贸易畅通”高级研修班在华大开班 助推“一带一路”人才发展

主页 | 六合开奖结果现场报码 | 摇钱树论坛 | www.25777.com | 178178eu聚宝盆
Power by DedeCms